| 澳门皇冠赌场 | 校园快讯 | 学校概况 | 教育教学 | 德育经纬 | 教研教改 | 科组专栏 | 校园文化 | 级组专栏 | 学生风采 | 成绩查询 | 校友 | 校园3D | 
澳门皇冠赌场
新公告:     报考湛江第一中学,志愿如何填?  [教导处  2015年5月23日]        
您现在的位置: 湛江一中 >> 科组专栏 >> 语文科组 >> 新雨金兰 >> 正文
专题栏目
更多内容
最新推荐 更多内容
相关文章
冬日春词四首 (王爱琴)
《红玫瑰与白玫瑰》读后…
“大家语文”新春“年味…
一树黄叶写沧桑 (陈小龙…
2018年高考语文题型公布…
【李斌辉侃语文】(第二…
“大家语文”征稿启事 …
阳台写意 (符筱)
​那些年,指甲花开…
他们的青春有悔吗? ——…
更多内容
[组图]暖  友 (陈彩曼)           
暖  友 (陈彩曼)
作者:陈彩曼 文章来源:原创 2017-12-05 陈彩曼 大家语文 点击数:299 更新时间:2018/1/15 11:19:23

 

余秋雨说:“成熟是一种并不耀眼的光芒。”

我说:“温暖是一种并不张扬的贴心。”

有一种朋友,她温润、娴静,一如和熙的春风;她低调、细腻,一如石缝间流淌的清泉。与之相处,总给人一种温馨的感觉。我把这种朋友称之为“暖友”,而君就是我的暖友。

君虽然仅早我一年毕业,但在工作上却堪称我的导师。从教头几年,我的每次公开课,她都会跟我一起设计教案,制作课件,她会很温和地给我提一些修改意见。可以说我的每一堂颇受肯定的公开课后面都有着她的汗水和心血。我记得参加工作的第一个年头,那时我俩也只是点头之交。有一次,听完君的一节精彩的新诗鉴赏公开课后,在校门口遇上她,我顺便向她请教刚刚课堂上的一个不解的问题,之后她说:“我刚带过高一,手头上有些教辅资料,如果你需要就送给你吧!”我心中一股暖流淌过。由于没有在徐闻县城读过书,刚分回县城工作时,我可以说几乎一个人都不认识。每个周末都是躲在宿舍里看书。那时电脑还是稀罕物,教辅资料也很少,教学中遇到的困惑常常找不到人来请教,颇为无助。而君在这种情况下赠我资料,简直是雪中送炭。语文科组里,我俩都是刚参加工作不久的黄毛丫头,年龄志趣相近,慢慢地就成了好朋友。

在我看来,君不仅是教学能手,更是生活达人。最直接的表现是对各色美食的狂热的喜爱。无论何时何地,讲起美食,她都能眉飞色舞。她不但爱吃,也爱自己动手弄。在我们一起搭伙吃饭的那几年里,我一直用“君子远庖厨也”来支撑自己的懒惰,心安理得地享受君制作的各种美味佳肴。最让我念念不忘的是“五香牛肉”、“红烧茄子煲”、“蜜汁豆腐”。她做菜讲究色香味相俱全,不管弄好后如何的一会儿就被我俩风卷残云,杯盘狼藉,她一定摆放得有型有款才端上来。如果碰巧她有课没空炒菜,她就只能忍受我的清蒸鲫鱼和蒜蓉酱油白菜,因为我就只会弄这两种。在我们都不需要上晚修的时间里,我们常去菜市场买些卤水铁鸭子和酸辣鸡爪回来一边看电视一边啃,特别的有味道。好在我天生的对很多美食有免疫力,否则跟她在一起,分分钟都有长膘的可能。

若是我偶尔对某种食物表现出极大的兴趣时,君就好像得了大厨金奖般的兴奋。我记得一回到外面吃饭,席间吃到一种叫“黄金糕”的点心,很喜欢其浓郁的椰子味,回来跟君讲了。在我生日那天,她竟特意跑去人家那酒店买了回来。那次,我俩就着那碟黄金糕大快朵颐的情景还历历在目。

君是个很细心的女孩,以前我常会晕车,且饿了就会胃痛,所以每次跟她外出,她都会准备一些驱风油呀,九制陈皮,湿纸巾、甚至几块巧克力饼干呀什么的。她背的那个小包包就像个百宝箱,更像加油站,常给我及时地补充能量。

有一回我大病一场,整整一周卧床休养。君不但每天变着法子煮各种汤让我喝,夜里怕我有不舒服还过来陪我睡。君就这样的从舌尖到肺腑,时时温暖着我。

有一年,我们科组六位老师到广州参加全国普通高考阅卷工作。那时从徐闻到广州还没有高速路,车到阳江路段时,不知何故,汽车尾部突然冒出了浓烟。坐在后排上铺的乘客发现后惊叫,司机不明就里赶紧靠边停车,让乘客下车。而我是目睹浓烟的旅客之一,所以车一停,我赶紧从上铺下来,冲着还躺在下铺的君喊了一声:“君,快下车!”就赶紧跑下车去了。等我们几个同事都下来在路边等了老半天,这才看到君磨磨蹭蹭地下来。除了背着她的那个“百宝箱”包包,两只手还各提一个行李袋。一只是她的,另一只是我的。我眼都瞪大了,又好气又好笑地对她说:“你真是大将风度啊,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啊,这车都快要爆炸了,你还顾得上帮我拿行李?我真服了你了!”君一脸迷惑地囔囔:“什么跟什么嘛!车要爆炸?不是吧!我只听到你喊了一声“快下车”,就见你像只兔子似的蹦下去了,我以为车到站了,又见你没拿行李,就帮你拎下来啰!”我嘴里一边嘲讽着手里一边接过行李袋心里一边暖暖的。

君偶尔的呆萌也是很有意思的。有一年我们同教高三,那时还没在电脑上阅卷,每次月考,试卷收回后统一装订统一批改,批完再按照班级分发下去。有一次我利用监考时间跟学生同时答卷,交卷时我顺便写上我所教的那个班级并随便写了个名字杂在学生的卷子里交上去。没想到,批卷时我的那张卷子恰好到了君的手上。“噫,陈彩曼,你看看这个学生的字挺像你的哦!”君颇有些惊讶地说。我装模作样地扭头看了一下,说:“不觉得哦,就算是有点像,也没我的好看。”君白了我一眼,愤愤地说:“这人就是从来都不懂得谦虚!”我只笑不语。过不了两分钟,君按捺不住,俯身过来说:“我还是觉得这学生的字像你的,我撬开装订处偷偷看一下是哪个班的好不好?”我说:“你喜欢就看啰!”这么一看,君像发现新大陆般的咋呼:“陈彩曼,他竟然是你班上的,你班上的学生的字那么像你的字你竟然没发现?”我平静地说:“班上那么多学生,我哪有每个的字都记得了呀!你班上的你都能记住?”她一时没找到反驳的说辞,于是继续改卷。又两分钟后,君再次俯身过来:“我干脆看看那个学生叫啥名字吧!”还没等我制止,君已用笔撬开了名字一栏的钉书钉,但旋即就发出一阵跟她以往的温文尔雅不一致的笑声。我颇为诧异地看着她,她一边笑一边指着卷子问我:“陈彩曼,那个学生竟然叫“钱多多”?这名字也太有特色了吧!你班上学生有这种名字你竟然没发现,真是太奇怪了!”这时我才慢吞吞地说:“对呀,这学生名字叫钱多多,字又那么像我的,竟然丝毫没有引起我的注意,难道你不也应该觉得很奇怪吗?”我这么一说,君恍然大悟:“哦,哦……你个死家伙!害得我……”这回轮到我哈哈大笑!

 

我跟君的喜好有时是惊人的相似,但很多方面又是大相径庭。比如对歌曲和文学作品。她喜欢的是邓丽君或是王菲系列的细腻香甜的风味,像《小城故事》、《甜蜜蜜》、《我只在乎你》、《爱与痛的边缘》……但我会去喜欢《历史的天空》、《少女慈禧》、《长城长》、《父老乡亲》这些归纳不出什么风格的歌曲。若论看小说,她会对张爱玲、亦舒、白落梅、安意如她们爱不释手,而我宁愿去看武侠小说和侦探小说。所以她偶尔就恨铁不成钢地鄙视我:“你就不能有点长进和情调啊!你小学初中就开始看武侠小说了,到现在还看?”“我就看,我喜欢,情调能当饭吃啊?”“那刀光剑影血雨腥风能当饭吃啊?”“不能,但起码可以吃得凶猛些!”此时,她往往就会丢给我一个白眼,兼骂上一句“德性”就偃旗息鼓了。不过,在金庸迷这点上,我们是一致的。那些年,我俩常常是一边啃鸡爪一边欢看金庸、古龙或梁羽生的武侠小说改编的那些连续剧。当然,也会有争议,那是针对演员的。我永远不会去喜欢黄晓明演的那个杨过,至于李亚鹏演的靖哥哥嘛,也觉得不怎么样。我会很喜欢焦恩俊演的小李飞刀或黄海冰演的张丹枫,而君会觉得黄晓明特帅特酷。当我对黄晓明嗤之以鼻时,君就一副“道不同不相为谋”、“朽木不可雕也”的样子,我喜欢看她那受虐的表情。

我从来不曾去想,在身边温暖了我十几年的君有一天会突然离开我。虽然我希望她能有一个更好的去处,但确定她要离开时,心里还是拔凉拔凉的。那天,站在自家的阳台上,静静地看着君指挥着搬家队把她的那些家当搬上了卡车,我什么忙都帮不上,连句祝福的话都说不出口,只默默地看着她忙碌。当汽车徐徐驶出我的视线,耳边不期然地响起了吴奇隆的那首《祝你一路顺风》:“那一天,知道你要走,我们一句话也不说,当午夜的钟声敲痛离别的心门,却打不开我深深的沉默……我知道你有千言你有万语 却不肯说出口,你知道我好担心我好难过 却不敢说出口,当你背上行囊 卸下那份荣耀,我只能让眼泪留在心底……” 默默地注视着她的身影慢慢远去,我确切地感觉到了一股温暖离我而去,轻轻地拭去眼角的泪水,我缓缓地把门关上。

 

去年,我上湛江找她,第二天是周末,我醒来时,听到躺在身边的君压低声音不知在跟谁说话:“彩曼还没睡醒,待会我再联系你!”我问:“谁呀?干嘛?”“哦,你醒了?待会跟你逛街去,我先去水井头买早餐,那里的早点比较好吃,你可以再赖会儿床!”“去吧,准奏!”我说。我知道她肯定又给了我一个白眼,也不看她,抓过身边的枕头搂住继续睡。其实,对于曾经学习生活过七年的湛江,我并不算很陌生的,我只是更依赖被君照顾的这种感觉。

原来,温暖不曾远去……

 

文章录入:语文科组    责任编辑:语文科组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澳门皇冠赌场 | 
    广东省湛江第一中学 2006-2014 版权所有 站长:Stev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