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澳门皇冠赌场 | 校园快讯 | 学校概况 | 教育教学 | 德育经纬 | 教研教改 | 科组专栏 | 校园文化 | 级组专栏 | 学生风采 | 成绩查询 | 校友 | 校园3D | 
澳门皇冠赌场
新公告:     报考湛江第一中学,志愿如何填?  [教导处  2015年5月23日]        
您现在的位置: 湛江一中 >> 科组专栏 >> 语文科组 >> 怡心殿 >> 正文
专题栏目
更多内容
最新推荐 更多内容
相关文章
冬日春词四首 (王爱琴)
《红玫瑰与白玫瑰》读后…
“大家语文”新春“年味…
一树黄叶写沧桑 (陈小龙…
2018年高考语文题型公布…
【李斌辉侃语文】(第二…
“大家语文”征稿启事 …
阳台写意 (符筱)
​那些年,指甲花开…
他们的青春有悔吗? ——…
更多内容
河 西 行         
河 西 行
作者:李正阳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323 更新时间:2015/11/22 21:12:42

河西行  

——徜徉山林以怡性情,游走江湖以壮行色。到河西去,为的是什么呢?  

在凉州火车站候车时,天上有颗星亮的有些耀眼。他抬腕看表,凌晨一点半。西部夜空阔大、深邃,如母亲怀抱。星汉灿烂,俯瞰大地人间。祁连山黑魆魆如兽脊,绵延千里,神般守护河西。这是2006年的夏夜,岁月静好,古城安详。须臾,列车犁开黑夜,呼啸而来,徐徐停下。旅客纷纷涌向车门。他加快步伐。待至车门,大成鹤立,目光炯炯;大河翩然,挺立微笑。三人甫至车厢,门便关了。  

拂晓时分,五人抵达甘州。五人者,除他、大成、大河外,还有老武、小花。大成、大河、老武、小花是兰州上的火车。老武黑壮如铁塔,小花活泼如小鸟。他们皆过不惑之年。邓忠是甘州土著,在火车站接着了五人。邓忠高大,憨厚,办事稳重、老练。先找酒店安排住宿,接着带他们吃早餐。太阳才升起一竿高。甘州大街上,路面敞亮、干净、整齐。街道两旁古木参天。树有榆、槐,杨、柳。古木掩映下的,便是店铺、行人。时间尚早,车还不多,愈显出城市的古朴、拙美。恍然间,他自觉是前世某人,其他人众,也皆峨冠博带,步履款然。陆放翁“萧鼓追随春社近,衣冠简朴古风存”佳句油然而生。邓忠轻车熟路,带他们到一家以“小饭”著称的饭馆吃早餐。饭馆门面不大,里面整洁清爽。有六张方桌,十几个圆凳。他们六人,围桌坐定。“小饭”是张掖名吃,用牛骨或猪骨熬制浓汤,配上土豆丁、黄花菜、海带丝、黄牛肉、胡椒粉、葱花、香菜等,制成卤汁。再将面条切成饭粒大小。待小饭煮熟,以凉水过之,浇以卤汁。味道酸辣咸香。面小、菜小,故称“小饭”。饭馆窗户正对街面十字路口,视野开阔。几个衣着时尚的小年轻恰从窗外经过,二十多岁的样子。他想,这几个年轻人就是二十年前的我们呀。二十年前,他们六人也都在这座城市上大学。那时候,激情澎湃、热血沸腾的他们,不知在甘州的大街小巷走过多少回。正对着饭馆的,不就是甘州著名的新华书店吗?二十年前,他被某种思想和精神感召着,时不时地到书店寻找舒婷、顾城、北岛的诗集,然后诌几句连自己也看不懂的诗;新华书店右边,不就是那间小酒馆吗?酒馆里有炖的喷香耐嚼的酱牛肉,有猪肉辣椒炒面片,有炉火上烫好的黄酒。当时,老武苦追一女生,遭拒。老武痛苦不堪。他陪老武在这间小酒馆里喝黄酒。老武喝多了,回到学校宿舍,躺在高低床的下铺上放声大哭;顺小酒馆走五十米,就是张掖著名的电影院呀。周末,他常常到这里消磨时光。看《追捕》,看《红衣少女》,看影院里衣着短袖的女人波涛汹涌的胸脯,看令他心悸魄动的女人腋下闪闪发光的汗毛。“小饭”吃完了,旅途的疲惫一扫而光。小花秋波闪动、杏口娇喘,建议大家逛街。还不到九点呀,八月阳光透过绿油树叶,在街上洒下细细碎碎的光影。车如游龙,街就是河流,他们也汇入河的洪流。一个上午,光顾三个地方。先拜谒十字路口高大巍峨钟鼓楼,又观看名扬天下木塔寺,最后游览杨柳依依甘泉公园。楼上钟鼓,以悠悠不绝之声警示来来往往的人们,莫汲汲于名利,应珍惜如花美眷,似水流年;寺中之木塔,则是佛家思想给了工匠们灵感和智慧,才使得九层木塔巧夺天工、拔地而起、俯瞰尘世众生;城市里的甘泉公园,则是青睐大自然、向往田园生活人的一种丰富想象力的呈现,一种艺术表达方式。中午的饭口到了。邓忠带我们去的是一家名曰“金张掖面馆”的饭店。饭店在甘州一个热闹的去处,有上下两层,里面坐满了人。饭店很有特色。桌凳皆是木纹清楚的原木制成,没有油漆;吃饭喝酒,用的都是黑粗瓷碗;筷子是拇指粗的木头筷子。各种面食,应有尽有。邓忠买了了六碗牛肉辣椒干拌面,六瓶黄河啤酒,一盘切成大块的、浇了蒜醋汁卤猪肉,一盘又高又尖的凉拌菜。小花樱桃小口,吃相文静。其他五个男人,面条吃得雷动,啤酒喝得山响。饭菜酒水,风卷残云、一扫而光。下午,却是一律回了酒店。外地的,陆陆续续到了;本地的,耐不住前来探望。二十年不见的同学,有的竟真说不出姓甚名谁了。本地土著温民来了,提满满一袋香烟,哗啦啦倒床上,尽是些名烟。谁在说,温民这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呀。原来温民现在甘州某乡当乡长,脸盘红润、头发中分、神采奕奕,给同学发的都是“软中华”。同学聚会的烟自然不在话下了。外地的江宝来了,开的是宝马,后车厢里搬出两箱“赖茅”。又有谁在说了,江宝是某国企董事呀,喝几瓶“赖茅”还不是小菜一碟?晚上六点,酒店的十五个房间陆续的住满了前来聚会的同学。他们互相串房间,彼此打招呼。商议着明天聚会酒席安排事宜,商议着后天如何坐车到康乐草原游玩。  

第二天晚六时,二十年同学聚会酒宴开始。宴会设在他们住的酒店一楼餐厅里。酒席五桌。二十年前全班45个同学,到了37人。37人里,除当了乡长董事的、做了房地产公务员的以外,大多都是老师。自然的,他也是老师中的老师了。他们班的诗人,就是二十年前毕业分配时被火线入了党的,最后去了甘南藏族自治州碌曲县当了老师的德海,已经作古。负责主持的温民,端酒杯,讲此事,哽咽难言。有人唏嘘不已,有人哭泣成声。人生20年的辛酸苦难,以诗人德海为引子,吐露出来了。聚会的负责人请来了河西学院的校长和给他们带过课的老师。河西学院校长的年轻,叫他们感觉到了自己年岁渐长;二十年前带过他们的老师,大多已过耳顺之年。丰富的知识学问和生活阅历使得他们心如明镜,自在轻松。老前辈们面带笑容,精神焕发,讲话做事从心所欲而不逾矩。菜品是丰富的。每桌四个凉菜,四个热菜,有八宝饭,有鸡蛋汤。白酒、啤酒、葡萄酒管够,可以尽情享用。起初,同学们相互谦让,礼貌敬酒;酒过三巡,便是频频举杯,渐入佳境了。同学大多河西人,河西人善饮。很快,空酒瓶摆了一地。同学端杯给前辈敬酒,前辈浅酌,学生则一饮而尽。接着划拳喝酒。这被称作爱心拳。喜欢谁就跟谁划,逮着谁就跟谁划。有划十三太保的,有划十五观灯的。老前辈看到窗外暮色渐深,华灯齐上,拱手跟弟子们道别。学生送老师出门,回来继续划拳喝酒。渐渐,酒会到了高潮。有摇摇晃晃挨桌敬酒的,有两头相抵窃窃私语的,有呼天抢地慷慨悲歌的,有两眼发呆低头不语的。二十年前歌声如百灵的乌丹,站上主席台,唱一曲《难忘今宵》,引来热烈掌声。已经出两本诗集的大河则朗诵起他的新作:东进南下/江河引领而去/降落一千米/回望/长风当止/是谁牵着时空的列车行走/高原独静/故事的片段/散落荒芜之地/雪域苍茫/星空怅然而美/今夜无人话语/更无幽香徘徊/怀抱你的微笑/温暖自己/这个冬天积雪已磐如坚冰/歌和诗把聚会又一次推向高潮。同学兴奋不已,纷纷站起,手舞足蹈,连唱带喊。有的跳起锅庄舞,有的男同学搂着女同学,跳起了交谊舞,有的跳着不知叫什么名字的舞。他酒量不大,今天也是放开喝了七八杯。人生如梦,人生也难得几回醉。他是有些醉了。醉眼看生活,生活并不复杂;醉眼看人生,人生并不艰难。人往往觉得生活艰难,人性险恶,是太清醒的缘故吧。今夜注定无眠,今夜不醉不欢,今夜不醉不归。  

第二天,在酒店吃完早餐,他们便乘车去康乐草原。中巴车候三次红灯,便出了市区,一路向西。他靠着车窗,看外面不断变换的风景。沿途是西部乡镇、村庄,显出些荒芜景象;不久,车驶入狭长平原地带。一条河蜿蜒向东,有人说,那是黑河。黑河水并不黑,是祁连山流下来的雪水,清亮的能照见人影。黑河是甘州母亲河,河水如乳汁,浇灌两岸土地,哺育两岸百姓;黑河也是智者,她曾经养育过黑水国,黑水国成了废墟,黑河却没有干涸。她知道怎样保存自己的力量,怎样叫水生命活泼如新;很快,车进入喀斯特地貌地区。路两边是赤如火焰的层层山峦。有人耐心解说着这种地貌形成的来龙去脉;也有人说,那是唐僧西天取经经过的火焰山呀。师徒四人是如何扑灭这冲天的大火,越过重重山脉,完成自己宏图伟业的?他想的脑袋发晕。车不管怎么走,总是傍依祁连山脉。祁连山脉绵延几千里,如巨龙守护河西走廊、丝绸之路。即使八月,山顶依然有皑皑白雪,雪层以下,又是苍苍茫茫的松林。如果说黑河是智者,祁连山便是慈祥稳重的仁者了。它高大厚重、沉默不语,却在冥冥中给人无限启示。中巴车行驶近两个小时,进入起伏不平的草原地带。草原是突然撞入他眼睛的,他一时有点接受不了。草原中间竟然有坑坑洼洼的土路,汽车可以在上面行走。路两边有铁丝构成的防护网。草原上也见不到吃草的牛羊。有人指着偶尔出现在草原上的围场,说现在牛羊都是圈养的,不能随意放在草原上吃草,政府给圈养牛羊的牧民有政策上的补助。中巴车又行驶了十多分钟,猛地停住。路消失了,宽阔无边的康乐草原真正呈现在了眼前。  

他随同学们下车。一望无际的康乐草原给他的是喜悦和震撼。他站在一个宽阔巨大的漫坡上,身后是平坦如砥、绿草茵茵的草原。然后,茵茵绿草从漫坡一泻而下,直达沟壑,又覆盖了对面的层层山脉。山脉有茫茫松林。松林挺立,苍翠欲滴。山一座连一座,原始森林也连成一片。附身细看,脸盆大的一片草地上,有五六种不知名的小花盛开着。蝴蝶蜜蜂翩翩飞舞,红黄蓝绿,栖在绿草上,草上就有了扑闪着翅膀的鲜花。才是晌午十点多呀。天是梦之蓝,云是白棉花,太阳明晃晃一面圆镜,鹰在天上晒着翅膀。有人站在漫草坡,对着草原森林,引吭高歌:山里高不过凤凰山/川里大不过草原/花儿里俊不过红牡丹/人间中美不过少年/唱歌的是朱文,甘州土著,高大威猛。二十年前,朱文小公鸡般走在大学校园,众女生小母鸡样围在他身边。现在,朱文威风不减当年。歌声乍起,几个女同学就跑过去。他索性躺在草原上。躺在草原上的他,看见天似穹庐、笼盖四野;看见微风低矮、草摇花笑。躺在草原上的他,竟然也感慨了:人间美景美德皆聚于此,不解风情、不懂此理,即使读遍万卷书又有何益?  

日上中天,他们往远处一个山脚下走。四五个黑白相间的帐篷坐落在绿树掩映的山麓。七八个裕固族女人,分两排站在帐篷外面,手捧黄色白色哈达。他微微弯腰,哈达轻如羽毛,飘然滑落于脖颈。裕固族女人秋波荡漾、笑靥如花、腰肢扭动。帐篷宽大,敞亮,一溜矮桌靠里摆开,中间留一片空地。矮桌上依次摆糌粑、奶茶、酥油、麻花等食物。三十多人皆坐小凳。饮奶茶,嚼麻花,垫饿的咕咕叫的肚皮。须臾,上烤全羊。烤全羊外黄里嫩,香气四溢。众人手撕刀切,大快朵颐。正吃得口滑,两个裕固族女人敬酒了。一个提铝壶,一个端酒碗。酒端给客人的时候,裕固族女人开始唱敬酒歌:金杯里斟满的是我的祝福/裕固族姑娘红缨帽上珍珠闪/我为朋友把赞歌唱/把你的爱留住吧/在大山的怀里/天鹅琴为你把酒曲弹/站在山坡上说再见/目送你走到山外边/无论你走到哪里/别忘了我在祁连山下等待你回来/裕固族女人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裕固族女人莺啼恰恰,脸蛋飞红。此情此景,几个男人能抗拒得了?于是,善饮者豪饮,不喝者也按捺不住。裕固族敬酒习俗是歌声不断酒不断。有人在歌声中连喝三小碗青稞酒,也就醉熏熏,飘飘然了。敬完酒,又有七八个裕固族女人站帐篷中间,跳舞助兴。女人们面如银盘、目如秋水、腰似杨柳、衣袂飘飘,宛如仙女。少数民族能歌善舞,略见一斑。忽然,老武黑马样冲入跳舞行列。老武身体健硕肥大,穿插于身材苗条的裕固族女人里,对比鲜明。令人惊叹的是,肚皮肥大的老吴,跳起舞来身轻如燕,旋转如飞。这下,场面更热烈。裕固族女人止住舞步,互视、点头、努嘴,掩口而笑。老武愈兴奋,至于满脸通红,大汗淋漓。很快,许多人加入跳舞队伍。他,也禁不住手之舞之,足之蹈之。  

下午,大家草原骑马,瞻观九排松。晚复返帐篷。他蹲在帐篷外草地,羊肉面片连吃三碗。吃完面片,夜幕降临。帐篷外燃起熊熊篝火。原来,这是晚上的聚会活动:篝火晚会。星空下,帐篷外,草原上,熊熊燃烧的篝火,勾起大家火一般的热情。同学老夫聊发少年狂,绕着篝火,又唱又跳又又搂又抱。裕固族女人也加入篝火晚会。她们如油浇火,气氛愈浓烈。晚上十点左右,篝火晚会结束。他们要住在一个叫康隆寺的地方。康隆寺离帐篷六七公里路,须以步行抵达。八月的草原,夜凉如水。一路没有灯火,星光月色下,三个一群,五个一伙,步履匆匆,笑语喧哗。“天苍苍,野茫茫,这是偷情的好地方;草青青,花香香,这是约炮的好战场”。有人吼了一嗓子,似乎是朱文的男高音。有人迷路了,凌晨三点才到康隆寺;有人喝醉了,在草原的坑洼里睡一个晚上。康隆寺是一座寺庙。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他们不是僧,是平生第一次住寺庙。进入庙中,既没上香,也未磕头。佛祖以博大胸怀接纳他们。寺庙厢房很大,有土炕,炕可睡十几人。有十几床被子叠放炕上。先到的,脱鞋上炕,盖被子,和衣而卧。他已经睡下,还听到大成站在寺院门口对着苍茫草原呐喊,叫老武往寺院方向走,老武确乎迷路了;第二天,听邓忠说自己喝醉了,竟然跌倒在草原一个坑洼里,邓忠就在坑洼里睡了一晚上。邓忠脸上确实有伤。清晨,他走出寺庙门,才知道康隆寺建于清康熙年间,属裕固族自治县红石窝乡。寺庙就在红石窝乡最繁华的一条街上。街道两边有店铺、邮局、银行、饭馆。出街往西,便是愈行愈远的草原和山地森林了。时间尚早,街上冷清,行人三三两两。他在街边小店吃了一碗裕固族甜奶美食,又买了几袋草原森林里产的野木耳。早上九点左右,中巴车返回甘州市区。  

汽车颠簸近两小时,停在河西学院门前。二十年前的张掖师专像刚出壳的小鸡,河西学院就是金光灿烂的大凤凰了。他们走进校园,寻找二十年前的踪影。高大气派的图书馆下面广场,应该是刚进校园跳《金梭和银梭》的地方吧。从没摸过女孩手的他,拉起一个柔若无骨的芊芊玉手。那是一种被电着了的感觉。浑身酥麻,如醉如痴。出广场,走上一条校道。两排白杨树高高矗立,树叶在夏风中上下翻飞。这不就是通往教学楼的那条路吗?三楼的某间教室里,他如饥似渴听老师讲古典文学。“断竹、续竹、飞土、逐肉”。那位满腹经纶的老师,是如何的摇头晃脑,如何的抑扬顿挫。无需解释过多,《吴越春秋》里这几句话就深深刻在脑海了。过教学楼,走300多米,就是学生宿舍楼呀。宿舍楼前有个果园。每到秋天,苹果树、梨树硕果累累。一个风雨交加的深夜,他跟同宿舍的大河、大成,随风潜入夜,月黑偷水果。摘一袋果子,粘满身泥水,跟宿舍的兄弟们分享。过排球场,校道对面一栋栋五六层高的楼房,便是教工宿舍了。一个周六下午,中文系老师顾海——一位落拓不羁的诗人——请有共同语言的他和大河喝酒。顾海老师用了半月的菜票,从食堂买来红烧肉、猪头肉、手撕包菜、醋溜土豆丝、四碗米饭、八个馒头。饭菜摆在地中间一个包装箱上。三人盘腿席地而坐。顾海又从床底摸出一瓶丝路春酒。他和大河忐忑不安,但最终还是在那间桌上床上地上堆满了书的宿舍里,把那些饭菜和一瓶酒吃光喝净。喝完了酒的顾海,犹如一位大战前的将军,披着衬衣在宿舍走来走去。顾海老师先背对着他和大河,慷慨激昂说:不爱国,不为人!然后,顾海老师又转过身,红着眼睛给两位弟子讲了内心的苦衷秘密。原来,离婚不久的顾海老师暗恋着校花级的一位女生,英语系的王冰冰。顾海老师给他和大河任务是,叫他俩夜访女生宿舍,找到王冰冰,说明来意,探听她意下如何。他和大河当晚去了女生宿舍。而王冰冰也正好在宿舍,并且正在洗那头瀑布般的秀发。王冰冰脖颈雪白,眼睛湖水般深邃,腰肢如杨柳依依。他俩心怀鬼胎、支支吾吾,无论如何也不敢说明来意。稍坐片刻便落荒而逃。往事如烟,往事并不如烟。物是人非,一切又如在眼前。他慨叹着白发骤生、青春不再、英雄老去。最后,温民等人找来了管宿舍阿姨,请阿姨打开当年住过的宿舍,他们想进去看看。正是8月,学生放假。阿姨通情达理,痛快打开宿舍门。宿舍一片凌乱,被褥乱堆,废纸满地。他找到自己睡过的位置,抚摸着床铺,拍打着栏杆。有人唏嘘感慨不已,有人竟泪流满面。中午,从校园出来,在校门口拍集体合影。“咔嚓”一声,饱经风霜、满脸沧桑、为人师、为人母、为人父的他们被定格在20068月的河西学院门前。  

当晚,住甘州市宾馆。第二天,天南海北的同学互道珍重后便各奔东西了。他和石伟结伴,乘一辆中巴车返回凉州。一路颠簸,他竟然睡着了。朦胧中,隐隐约约回到大宋王朝。他看见,须发皆白的东坡居士骑一头灰身白肚小毛驴,沿黄州那条蜿蜒如蛇的小路走来。潇洒睿智的子瞻先生边走边吟: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老僧已死成新塔,坏壁无由见旧题。往日崎岖还记否?路长人困蹇驴嘶。  

   

   

   

   

   

 

文章录入:语文科组    责任编辑:语文科组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澳门皇冠赌场 | 
    广东省湛江第一中学 2006-2014 版权所有 站长:Stev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