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澳门皇冠赌场 | 校园快讯 | 学校概况 | 教育教学 | 德育经纬 | 教研教改 | 科组专栏 | 校园文化 | 级组专栏 | 学生风采 | 成绩查询 | 校友 | 校园3D | 
澳门皇冠赌场
新公告:     报考湛江第一中学,志愿如何填?  [教导处  2015年5月23日]        
您现在的位置: 湛江一中 >> 科组专栏 >> 语文科组 >> 怡心殿 >> 正文
专题栏目
更多内容
最新推荐 更多内容
相关文章
【名师辐射】黎坚荣老师…
热烈祝贺我科组教师荣获…
语文科组“四导学教课堂…
中国教师慕课合作文件
高二语文备课组开展卓有…
【前辈佳作】赵凌云老师…
【新闻快讯】热烈祝贺莫…
【美文荟萃】周元华:如…
更多内容
【美文荟萃】林宗衡:在脚伤的日子里         
【美文荟萃】林宗衡:在脚伤的日子里
作者:林宗衡 文章来源:孙胜韬推荐 点击数:1478 更新时间:2015/3/15 16:27:26

在脚伤的日子里  

    两周前,我把右脚底的两块东西给挖掉了。  

    我趴在医院简陋的手术桌上,等待开刀。医生戴上手套,拿着一把手术刀在我面前比划,我温柔地闭上眼睛。突然,脚底凉凉的,应该是医生在擦消毒水。“打麻药啦!”医生的话刚说完一阵针扎的剧痛便随之而来,从脚底痛到头顶。简陋的手术桌抽搐了几下。我问医生:“打麻药怎样也痛?”医生:“脚皮太厚了,所以得拼命扎。”我只知道我脸皮厚,未曾想脚皮也这么厚。  

正在我胡思乱想间,头突然有点晕眩,应该是麻药的效果。不一会,医生说第一块挖掉了,接下来要挖第二块。挺快挺轻松的嘛!我哼起了小曲,等待挖第二块。  

“啊!”我叫了起来。  

“痛吗?再忍忍!”  

“啊!!”我脚底开始颤抖。  

“这个地方的皮更厚,针头很难扎进去。再忍忍。”  

“啊!!!”我额头已经出汗了。  

“好了,麻药打好了,现在开始挖。”  

“哇!!!”我听了医生的话刚松一口气,但当手术刀划开我的肉那一瞬间我又大叫了起来。医生说因为皮太厚麻药效果不明显,需要加大剂量。于是,又扎了一针。  

在接下来的手术中隐隐约约感觉到手术刀在我脚底割来割去,微痛。  

“好了,回去别走太多路。”医生交代。  

“谢啦!改天我过来换药的时候麻烦帮我带个美女护士过来呀!”  

“好说!”  

在接下来的两天里最难熬。当麻药的作用消退后,脚底每时每刻都在剧痛,那种肉被割掉的痛。我想到了精神转移法。  

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抓来了一只黑蚂蚁和一只白蚂蚁,把它们放在了碗里。“你有必要长得这么白吗?”我怒斥那只白蚂蚁。白蚁不屑地瞥了我一眼:“真黑!”我把它从碗里抓起来,然后狠狠地丢到了楼下:“我摔死你!”然后,我对碗里的黑蚂蚁回眸一笑,它也对我暗送秋波,接着我俩交流起了黑的心得。但快乐的时光总是那么的短暂,当我上厕所回来的时候黑哥不见了,此时此刻窗外传来李代沫的歌声:“嘿,我真的好想你。现在窗外面又开始下着雨……”听着听着我的脚底又开始痛了。继续精神转移法!我找来了世界地图中国地图黄岩岛地图钓鱼岛地图,然后封自己为天下兵马大元帅,琢磨了半天终于制定了保岛的军事计划(军事秘密,恕不外泄)。计划做好了,心里又非常的空虚,于是,脚又痛了。好吧,浏览朋友的空间!一打开空间,充斥眼球的是一个“晒”字。有同学在晒小孩幼儿园的相片,有同学在晒婴儿照,有同学在晒婚纱照。霎时间,我惆怅不已,想想自己真的没什么好晒,只好默默地把前天刚晒好的被子又晒一遍。一切皆徒然,唯有读书真,看看书吧!有时我们之所以烦躁之所以迷茫,是因为内心空虚,无所寄托,而填补空虚最好的方法莫过于读书了。在《金瓶梅》和《柏拉图对话集》的陪伴下,最难熬的两天终于过去了。  

比疼痛更难熬的是行动不便。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我基本是单腿跳,跳着上厕所,跳着去办公室,跳着去上课……一个星期下来,我左腿的肌肉结实了不少,当我面对镜子端详时,我不禁惊叹:完美!太完美了!办公室的老中青女人们都说,要是举办单脚跳趣味运动会,林GG一定能为年级争光!可是小弟的苦,哪位姐姐懂啊。新陈代谢的时候,我是左脚下蹲,右脚悬空,然后颤抖地坚持到厕所香气四溢;洗澡的时候,屁股坐在一张凳子上,右腿放在另一张凳子上,然后小心翼翼地洗刷我那黝黑性感的肌肤。最麻烦的是上课。自从十八大以后,我的工作热情更像烈火,照亮了太阳,烧黑了夜晚,所以,当大家都劝我请假回家休息的时候,我坚守岗位,感动天感动地感动每一只黑蚂蚁。但是,两个班,一个班在三楼,一个班在四楼,我可以毫不费力地从上面跳下来,但要从下面单脚跳上去确实颇有难度。还好,有他们,我亲爱的学生(王树恒、莫有恒、吴泽明、庞玮、连统、邱源、周广奋、全永瑞等等)!每到上课的时候,他们就在办公室等候,然后把我抬上去,上完课又抬下来。于是,在那个星期里,校园里便出现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两个高大威猛熊腰虎背的猛男架着一个一边脚穿着波鞋一边脚穿着拖鞋的猥琐大叔上楼下楼,下楼上楼……我要深情地说一句:感谢每一位在精神和身体上扶过我的男人和女人!  

在这期间,有一件事不能不提。126号那天,一大群服装统一步伐混乱的人突然来到我的楼下,然后狂喊“林宗衡快开门!”啊!鬼子进村了么?啊!我欺负了哪位姑娘现在人家带人上门讨公道了么?“林宗衡快开门!”这帮家伙怎么不上课全跑过来了?“稍等稍等!”于是,我单脚跳下去开了门。  

他们轰动了整条小巷,邻居们纷纷探出了头,小屁孩还爬上了窗台仰着头新奇地望着这几十号人。我的门一开,他们就一拥而入。他们围成一圈,我坐中间,此时此刻,我感觉自己就像佛祖一样头顶围绕着一圈光环。“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歌声响彻整栋楼,水龙头无端端地开始滴水。“衡哥,看,有个箱子!”箱子封面上写着:七班最黑的人收。我环顾四周白皙的脸蛋,于是缓缓打开箱子,这时,闪光灯四射,各种手机相机对着我狂拍,我成明星了!箱子里面有一本留言本、一支美白大宝、一支性感唇膏、一件毛衣、一件牛仔裤。  

……  

去年的这一天,你们在艺术馆的舞台上为我唱歌,让我成了整个年级的焦点;今年的这一天,你们又轰动了整条小巷。有你们的这一天,真好。我会永远记住你们的好,也希望你们记住的也是我的好。  

两个星期过去了。今天是预期拆线的时间。但因为前几天爬楼走路太多,伤口裂开且发炎,今天还未痊愈。  

“没好也得拆线了。”医生说。  

“这样会不会很痛?”我问。  

“当然,要打麻药吗?”  

“不用……吧!!”  

我又回到了那张简陋的手术桌上,不过这次不是趴着,而是坐着。医生拿着一把剪刀和一个镊子,走过来说:“忍着点。”  

“说好的美女护士呢?”我问医生。  

“本来她要来的,但一看到你这模样她就说有事先走了。”医生边说手边轻轻地滑动。  

剪刀慢慢地剪断了线,镊子夹住线的一头,慢慢地从肉间里抽了出来。一条,两条,三条……还有八条。四条,五条,六条……还有五条。七条,八条,九条……还有两条,最痛的两条。医生看了我布满汗水的脸,问道:“能忍吗?”我还没回答,他就抽出了第十条!应抽而出的是一声“啊”和一股细血。最后一条!发炎最严重的地方!我盯着医生手中的镊子,双手紧紧地握住右脚,然后又一股细血涌出,但没“啊”。终于拆完了!  

剩下的日子里,静等恢复。语文备课组的美女们给我下了死命令:一定要在20号之前恢复!因为20号我们备课组要去深圳学习,我要帮美女们背行李。  

保证完成任务!  

最后,感谢你们。  

【完】  

文章录入:语文科组    责任编辑:语文科组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澳门皇冠赌场 | 
    广东省湛江第一中学 2006-2014 版权所有 站长:Stev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