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本文 澳门皇冠赌场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李斌辉侃语文】(第十二期)回到宋朝当老师
作者:《大家语…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419  更新时间:2018/1/29 11:14:55  文章录入:语文科组  责任编辑:语文科组

跟很多老师聊天,都谈到一个问题:老师难当。这个难当,不仅是对老师的素质要求越来越高,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老师的地位很身份的问题,其中最关键的是师生关系难以处理。凑巧的是,在过去的几年中发生的两件事,我都写过一篇随笔,把二篇结合起来,我发现也很通顺,而且也能说明一些“教师难当”的一些道理。题目姑且就用其中的一篇的原题吧。

 

2014年11月,中国政法大学一女生因上课迟到遭老师批评,竟然用热水泼老师脸面,造成老师受伤。事情曝光后,引起轩然大波。因为遭老师批评,就热水伤师,该学生为何如此敢有如此举动?论者多认为该学生心理不健康,或者家庭教育失败等等。但从我的角度来看,一是我们整个社会从上到下依然骨子里对“教师”职业的看不起;二是近年来我们倡导新型的“师生关系”,强调了学生的利益而漠视了教师的权利,造成新的极端。

我们可以发现,今天教师的角色确实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教师的传统权威、法定权威正渐渐被颠覆、消解,“师道尊严”已成为昨日黄花。老师已经被严重“祛魅”。但是如果教师的传统权威被打破,真的就能形成平等、民主师生关系的话,也许这类事件不会发生。问题是,在提倡师生平等、打破教师的权威的时候,我们陷入了一个非此即彼、抑师扬生的怪圈。在凸显学生的主体性的同时,教师在教学中的主体地位、主导地位也被剥夺了。很多学校片面机械地理解了新的师生观,在实际中一切以学生为中心,只要学生出了问题,就是教师的错,只要是学生对教师有意见,教师就得下岗。老师不能批评学生,批评了就是没有尊重学生,学生或者家长可以随时训导甚至侮辱教师。有一个特别流行的口号“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不会教的老师”,经常被一些学校引用,且不说这话不符合实际,就从话语本身来看也存在着逻辑错误,可是它却被政府、学校奉为圭臬。我的一些领导就经常教导我们“学生是我们的衣食父母”“学生是交钱上课的”,我们应该如何如何。上行必下效,有样就看样,很多学生就是因为看准了这一社会主流思想,所以才会肆无忌惮,目中无师。

行文至此,我又看到了发生在吉林的一个事件:某小学老师在正常调解学生纠纷后,在学校被几个不明身份的人殴打,其间有人说“以后谁也不许动我家少爷”,态度甚嚣尘上。据一些东南亚回来的老师说,在那里学生与老师讲话必须蹲下身子或者弓着腰,不能坐着与老师交流,见到老师要合什行李。当然,我们不提倡那种做法。但是,尊重学生不能以损害教师的权利为途径。古时候,老师也穷,但是有着尊严和尊重,所以乐为人师。而今天老师被严重祛魅,既无经济地位,又无“精神地位”被剥光得一无所有,不被泼水,不被挨打那才怪事呢。因此及时对教师职业和身份“返魅”,非常有必要,否则学生泼老师热水,家长伤害老师的事件会越来越多。

2012年,广东语文高考作文题是“你想生活在什么时代”。作文题出来后,我写了一篇下水作文,题为“回到宋朝当老师”。原文如下。

今年语文高考作文题是“你想生活在什么时代”。当然,我希望命题者并没有一种先入为主的思维,让学生选择一定要生活在“和谐、幸福”的某某时代。既然有这样的话题,我就从我当老师的角度说:我愿意回到宋朝当老师。

 

宋朝,在很多文人的眼中,那是读书人的黄金时代,武侠小说大师金庸老先生就说他最愿意活在宋朝。英国史学家汤因比也曾说:“如果让我选择,我愿意活在中国的宋朝”。在这个朝代,从开国皇帝到末代君主,都恪守着文人治国的理念。老师,是个教书读书之人,应该也算文人了。太祖赵匡胤就曾在太庙中立下遗训:“不得杀士大夫,及上书言事人”,“子孙有渝此誓者,天必殛之”。这个祖训后世皇帝都遵守,保证了有宋一代对文人的怀柔、尊敬和民主,很少有过对文人痛下杀手的情况。当然,再对文人宽厚,也难保皇帝们对他们不生气。在宋朝,朝廷对文人看不上眼了,一般是给“流放”。无论你对皇帝和朝廷说了什么,你先去基层锻炼锻炼,等到皇帝高兴,就可以大赦回朝。比如苏东坡。他对变法不满,就在给皇帝的信中表达了对皇帝的不敬,结果他的政敌们就搜罗他以往的诗文中的种种言论,想要皇帝杀了他。苏轼有诗写到:“凛然相对敢相欺,直干凌空未要奇。根到九泉无曲处,世间惟有蛰龙知。”政敌对宋神宗说:“陛下飞龙在天,轼以为不知己,而求之地下之蛰龙,非不臣而何?”熟料神宗回答:“诗人之词,安可如此论?彼自咏桧,何预朕事?”最后,苏东坡也只是被贬为黄州团练副使。宋朝这种对文人的宽容,保证了文人们能够依据自己的学术旨趣发展,而不是天天担惊受怕。比起后世明清对文人的杀戮,以及文革对文人和文化的摧残,宋朝应是文人的诗意栖息所了。也正因此,宋朝的科学文化相当繁荣。且不说诗词、书画、戏曲、陶瓷等等文学艺术,就是在科学上,我们一直把所谓四大发明作为骄傲,除造纸术外,其余三大发明均在宋朝。

在宋朝,文人的幸福还在于有希望。也就是能够通过读书实现自己“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理想。因此,科举成为士子们的追求,读书的风气也相当浓厚。我们今天劝人读书,经常说道:“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就是出自宋真宗的《劝学诗》。皇帝诗中说:“富家不用买良田,书中自有千钟粟。安房不用架高梁,书中自有黄金屋。娶妻莫恨无良媒,书中自有颜如玉。出门莫恨无人随,书中车马多如簇。男儿欲遂平生志,六经勤向窗前读。”当然,不排除皇帝劝人读书达到息武求安的目的,但宋朝对读书的重视也可见一斑。也正因此,宋朝的教育相当发达,等级限制消失,官学私学并兴。以致“每里巷须一二所。弦诵之声,往往相闻”。专门针对儿童的蒙学兴起,我们耳熟能详的《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都出现在这时。而此朝创建的四大书院(岳麓书院、白鹿洞书院、鹅湖书院、嵩阳书院)成为儒家弟子吸取文化乳汁的圣地,更开后世书院文化先河。而教师们教学的热情也相当高涨,一大批中国古代的教育家,出现在宋朝。教师们探讨学术,钻研教法,不亦悦乎。有人因此将宋朝称为继先秦之后的又一“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学术自由时代。朱熹和张栻的“湘江会讲”, 朱熹与陆九龄、九渊等的“鹅湖之会”,胡瑗的“苏湖教学法”都堪称教育佳话。

还有一个必须要提到的是,宋朝给予文人的生活待遇也相当优渥。宋朝国力不强,但经济发达,民殷国富。有人统计,在宋朝宋徽宗和宋钦宗时期,宋朝的GDP总量占了世界的80%。而国家对读书人特别照顾,文人士子生活优裕。你可以从宋朝文人的诗文中看看他们时过着怎样的闲适优裕生活。有人笑话“宋朝人读书必有女子相伴”,虽是笑话,却也道出了这时文人的潇洒和情趣。宋人陈襄在他的《仙居劝学文》写道:“虽山野贫贱之家所生子弟,苟有文学,必赐科名,身享富贵,家门光宠,户无徭役,休荫子弟”。而且,宋朝不讲官二代世袭,即使贵为官宦子弟也得和布衣百姓一样从读书科举开始。王安石死后,他家因再无读出书来的,家道马上就衰落,成为“乡户”,宋徽宗想起王的功劳,想找其后人却一时难得。这样一来,宋朝的读书人大受欢迎。今天,选婿都选“高帅富”,教师择偶难。但宋朝一般是“榜下捉婿”,也就是嫁人就嫁读书郎。有记载,宋朝“近岁富商庸俗与厚藏者嫁女,亦于榜下捉婿,以饵士人,使之俯就,一婿至千余缗。”够吸引我们的男生们,特别是男师范生了吧。

当然,宋朝也有很多不足。最被诟病的就是国力不强,外敌入侵。但,想想看,社会发展哪能十全十美,最美好的社会无过极乐天堂和共产主义社会。可前者,虽美好谁也不想去,后者只能想到而不能看到。其实,中国哪个朝代能真正实现文治武功?强如汉,还得和亲求太平,盛如唐,安史之祸,民不聊生。遑论其他朝代。就是强盛和谐如今天,南海黄海台湾又能真正一统?能像宋朝这样,国内海清河晏已经相当不容易了。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描绘汴京的繁荣繁华,实在让我们向往。那儿,随便支个摊子,挑个担子都能做买卖,不愁城管来抓,不怕有强拆,那正是“清明时节”啊。

啰嗦这么多,如果我是今年的一个高考生,交了这份作文题,如果评卷者给我一个高分,那么说明他也赞同我的观点:回到宋朝当老师。如果他认为我“思想不健康,主体不深刻,立意不高尚”,判我不及格,那我更加愿意回到宋朝去当老师啦。

把两篇原本不相干的文章合起来,不知我这样写能否解释当今“老师难当”的部分原因。

打印本文 澳门皇冠赌场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