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什么能治愈女人的矫情 (鱼非子)

今日豪雨,把这世界洗成高清版的小清新。夜晚,在学校上晚班,蓦然闻到醉人花香。花开无名,但是那香真是慷慨!不分贤愚,不讲功过,泼洒而出。没有一点计较纠结、矫情矜持,真好!自然总是这样慷慨豪奢,大手一挥,湮没你没有底气的需求与渴望,让你不由满心感动。

 

由此想到,生命也该有慷慨豪奢的气度!在物质不充裕的年代,尤其强调简朴、节省,克制欲望。时至今日,这依然是劳动人民的美德。可是如果不是为了消费,为什么要创造!人们酿造美酒,不就是为了迷醉的吗?收获粮食不是为了米烂陈仓的!创造华服不就是为了美丽的吗?被赋予生命,难道不应该极尽生命苦乐的吗?痛恨过与痛爱过,至少是活过的证明,否则,谁知道你是有机物还是无机物?泰戈尔说,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

想起古诗中贵游的少年,肥马轻裘,玉勒金鞍,画阁朱楼,“相逢意气为君饮,系马高楼垂柳边”,倾盖如故。他们对于人生价值的选择,也毫不犹豫,全力以赴,“醉卧沙场君莫笑”,“纵死犹闻侠骨香。”

慷慨豪奢是生命的气度。

李白是慷慨豪奢的,去留无意,桃花潭水深千尺,千金换酒,千金散尽还复来。大梦谁先觉?觉醒的人都在醉生梦死间。

庄子是慷慨豪奢的,击水三千里的鲲,扶风九万里的鹏,无用的大树和优游的一生,也许虚掷才是生命最佳方式。

荆轲这样的侠客是慷慨豪奢的,“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死亡只有一次,相比被动地接受,主动地选择充满了对死亡的蔑视与掌控,人的尊严在于,即便是死亡,我依然可以选择态度。

这夏天也是豪奢的,要风要雨,要暖要热,都可尽情。夏的脾气秉性和春可完全不同,春是烂漫的少女,夏是热情的熟女,像三十岁的女人,倒有了另一种透彻的单纯。它宁委屈别人,也不委屈自己。热与闷可到极致,同样宣泄得也毫无顾忌。

 

与友聊天,说起女人的矫情,我说女人的矫情不过是让人多宠她吧。如果给她比她要求的还多,没准一感动就不矫情了。而所谓宠爱,就是给予的远超期待。让她觉得她配如此,如此被珍视,为什么要一直节制、清简、低调呢?

从前一直觉得一束玫瑰是平常,一支玫瑰才是浪漫,九百九十九朵简直是愚蠢。更无法理解物质炸弹怎么能攻破爱情的堡垒,没有情趣的膜拜式的赞美又怎会打动芳心,现在突然明白,打动顾影自怜的女人的是宠爱的豪奢,带给她的远超期望的感动。所以,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能砸晕丘比特,女人看重的不是宠爱后面的豪奢,而是豪奢后面的巨量的宠爱,虽然,这二者没有必然联系。王佳芝就是因为这个救了易先生,断送了自己。结论是,如果你对女人豪奢,那么女人的回报更豪奢,更彻底。

豪奢不止于玫瑰和克拉,需要爱的,就让她在爱里游泳。需要物质的就让她在物质里哭泣。当然,物质不是谁都拥有,爱更不是。丰沛的才从容,富有的才能豪奢。对于物质贫穷的人来说,幸运的是物质是消耗品,情感可以不是;对于情感贫穷物质富有的人来说,要物质的人不要太多,并且知道求仁得仁又何怨的道理。尽可以皆大欢喜!

如此,豪奢又是场斗志昂扬的攻城略地。胜败又如何?

需要申明的是,慷慨是一种巨大的美德,但无私不是。无私大多是一种虚伪的道德。即使是为了某个事业,某种信仰,某个人或人群,完全忘记了个人的利益和需求,也只是说他(她)最大的利益和需求就是这个事业、信仰、人群,他(她)公私合为一体了,比如像弘一法师,我们能说他皈依佛门这样的行为多么无私吗?不,反而是最大的私,最大的自我实现。所以某个角度来说,无私是最大的自私,或者是最大的人性泯灭和异化。

春日迟迟,夏日炎炎,转眼秋风萧索,凛冬将至。我们对待人生,不妨豪奢,在理性的日神主导中,不妨拥抱放纵的酒神。醉狂、激情、音乐、想象、生命、本能、矛盾,一切酒神精神代表的可以打破生命的桎梏,让生命更像生命。或许,生命的本质不是完成,而是突破和超越呢。

花很多的时间与热情去做一件没有多少现实功用的事是豪奢,说走就走,少很多现实考量,把自己在固有的土地上解放出来,是豪奢,为了某事堵上身家性命也算豪奢。豪奢是用很大的价值换回不能用价值衡量的生命状态。你觉得值,就去做!

当然,豪奢的人生从现实考量是很容易坍塌的,如李尔王,如王尔德,如谭嗣同,不过坍塌也是一种豪奢,坍塌自有一种没有坍塌的、没有规模坍塌的生命的气度。

尼采说,屈服于悲观主义的人,看见别人快乐便生伤感,好像看见病孩垂死前还依然玩着玩具一样;他们在一切玫瑰花丛下看出隐藏的坟墓。那么,昨日的悲情,未来的隐忧,何妨忘却,我们拥有的和能够豪掷的唯有今天。相逢意气为君饮!来,干了这杯,致酒神,致缪斯,致双十一!

然后,把购物车的单买了。

 

更新时间:2018/1/18 17:14:58  更新单位:原创 2017-11-07 鱼非子 大家语文点击:311

  • 标识证书